开心假期暑假作业
加為收藏 | 設為首頁 |  | English

中國青年報:曲巖—弧光下的橋梁焊接藝術家

[日期:2016-02-23] [字體: ]

 

弧光的映襯下,曲巖瘦削的臉龐,一副自信的神情。在他手中,焊槍顯得聽話而輕巧,一會兒工夫,一個作品焊接成功。在曲巖手里,焊接,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工作,而成為一項令人賞心悅目的藝術。

作為中國中鐵山橋集團一名普通電焊工人,近20年的電焊生涯讓曲巖擁有一份不凡的業績:全國勞動模范、中央企業杰出青年崗位能手、河北青年五四獎章獲得者、第二屆“中國中鐵十大專家型技術工人”……

談起工作,曲巖立刻滔滔不絕:“蘇通大橋、香港昂船洲大橋、重慶朝天門大橋、武漢天興洲長江大橋等10余個國家重點工程和國外高難度技術標準的橋梁焊接工作,我們團隊都參與其中。”

讓曲巖印象最深刻的是潤揚長江公路大橋。

這是一項國家重點工程,工程質量如何關系到山橋集團能否在國內公路鋼橋市場站穩腳跟。當時建造橋的焊接技術效果差,總有細小裂紋的情況出現。大家開動腦筋,提出了很多方案,但效果都不理想。

經過多方面嘗試比較,曲巖提出:采用小電流先將拐角處分道焊接,減小焊接收縮應力,然后整體焊接蓋面的方案。“最終這個方法解決了問題,我們團隊還創下了每班焊接23根閉口肋的最高日產紀錄,探傷一次合格率在98%以上。”說著,他不由得興奮起來。

曲巖是第一批“走出去”為德國建橋的中國工人。20089月,身為中鐵山橋集團電四班長的曲巖,接手了在德國建橋的任務。

當時曲巖手下只有十幾個技校生,平均進廠不到兩年。在那段日子里,曲巖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:白天,從焊槍的角度調整,到焊接時電流電壓的配比,再到焊絲如何擺動,曲巖手把手地對他們進行指導。晚上,別人下班了,他還要留下指導夜班工人。

“建好這座橋不光是我們廠的驕傲,也是中國人的名片。”曲巖帶領團隊追求每個細節的極致。當項目結束時,德方沒有任何投訴、返工。

近兩年,曲巖的工作迎來新的轉折點,以他為名成立了曲巖創新工作室。“工作室是公司2012年創立的。當得知要以我的名字命名時,心里很忐忑,深感帶好團隊進行創新,責任重大。”他坦言。

曲巖創新工作室現有10名成員,由優秀的技術骨干組成,集思廣益搞創新,共同攻克技術難關。

曲巖對這份工作的追求簡單而又極致。“別看我們的工作只是把焊接物粘合在一起,要焊得牢、焊得平,這里的學問大著呢。可能終極一生,我也不敢說能夠走到焊接的巔峰”。    

讓曲巖興奮的是,創新工作室正在發揮出應有的功能,他帶領工作室的年輕人參與公司承接的港珠澳大橋。

港珠澳大橋是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,在廠內板單元制造中,鋼箱梁節段拼裝時對接焊縫多,斜底板爬坡對接、腹板立位對接焊縫多,而且焊縫質量要求高,焊接難度大。傳統的焊接工藝及大型的焊接機器人都遭遇挑戰。

曲巖他們對世界上著名海峽大橋的相關焊接工藝研究個透,但是困惑仍在:“每個項目都有各自的特點,生搬硬套也許可以滿足眼前的要求,但卻很難收到最好的效果。”

迎難而上,曲巖創新工作室優選焊接工藝參數,應用于鋼箱梁整體拼裝和鋼錨箱的焊接生產,焊縫外觀成形美觀,質量穩定,內部質量一次探傷合格率100%。這一焊接工藝創新填補了我國鋼橋制造領域的空白。

“這個焊接變形控制法,可以更好地減小焊接修正難度”“這樣改變一下組裝焊接順序,可以減小變形”……在他常用的筆記本上,對每一個焊接步驟都做著精細記錄,有時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。   

當年僅30歲的曲巖已成為全國勞動模范。如今,伴隨著一次次歷練,曲巖的焊接技能愈發圓熟,他現在已經是大型橋梁工程多種高難度技術領域的焊接權威。

 

“事業沒有大小。不管在什么崗位,只要全身心付出就能贏得別人的尊重。”成為“弧光下的橋梁焊接藝術家”,仍是曲巖默默追求的最高境界。

來源:中國青年報 作者:駱沙
收藏 推薦 打印 | 錄入:admin
相關新聞      
本文評論   查看全部評論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數
點評:
       
評論聲明
  • 尊重網上道德,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
  •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
  •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
  •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
开心假期暑假作业